鸦鸦

不会口吐莲花
(爬墙见证史)

【叶蓝】记一场有始有终的单恋

我超太好看了!!死了

宝批龙:

*二月份的情人节贺文拖到了今天orz


*还是小蓝单恋叶哥啦~老方式撒糖!




  “我不是喜欢叶修,我是因为这样不亏。”




  蓝河这么说的。




  彼时,他正替俱乐部的后勤工作人员整理全国各地粉丝和妹子送给黄少天的巧克力。




  笔言飞和他因在办公室里偷偷吃泡面的缘故,被春易老发现。




  虽然他们作案手段娴熟,作案证据消灭的一干二净,但是春易老还是发现了。




  蓝河用了半个小时来思考,春易老是怎么发现的。




  他上半个小时还能坐在办公室里面思考,下半个小时就和笔言飞一起被发配边疆,到了后勤保障处。




  笔言飞:“我想不通!”




  蓝河:“我也想不通!”




  笔言飞:“是不是你调料包没扔?”




  蓝河:“我扔了,我还说我有东西吃,为什么要吃泡面,大春不信。”




  他一边说,一边从自己的卫衣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山核桃展示给笔言飞看。




  蓝河二十四,大学刚毕业的年级,脸嫩,酷爱穿肚子上有个大口袋的卫衣。




  笔言飞称这个口袋为:耗子口袋。




  他永远不知道蓝河会在这个口袋里放什么。




  有一回他见他从里面掏出了自己的毕业证。




  蓝河整理情人节礼物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




  “一共三个节日,如果叶修跟我一起过,我就可以过完情人节又过除夕再过春节,不亏。”




  笔言飞:“想的挺好,离情人节还有好几个礼拜呢,你怎么光找叶修?不找黄少过?”




  蓝河说:“小明的哑巴爷爷之所以活到了一百岁,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笔言飞:“我暂时不想知道。”




  他想了想,又说:“叶修有什么好的?”




  蓝河高深莫测,淡定非常:“好就好在……关你屁事。”




  笔言飞遂和他扭打在一块儿。




  春易老路过后勤保障处:“你们在干什么?”




  蓝河:“和二笔增进同事感情。”




  春易老看了眼二人扭曲的姿势,“增进感情?”




  蓝河:“成语接龙,为所欲为。”




  笔言飞:“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




  春易老:“无聊。”




  蓝河拿起巧克力:“黄少真的很受欢迎。”




  除了他手里,地上堆着小山似的礼物。




  笔言飞:“哎,当职业选手真好啊,就算是宅男都有这么多妹子追。”




  “看看,看看,情书,巧克力,可怕。”




  笔言飞:“你说,叶修能收到多少情书。”




  蓝河手一顿:“我怎么知道?”




  笔言飞:“你不是要找他过情人节吗,你连这个都不去了解一下!”




  蓝河又嘟囔一遍:“我怎知道。”




  他又说:“我开玩笑的,我情人节要回家相亲。”




  蓝河老家在杭州。




  春假一放,他直接回家。




  许妈妈摁着他的脑袋去相亲。




  蓝河坐在咖啡馆里,和姑娘面对面。




  姑娘说:“我是被逼的。”




  蓝河说:“我也是被逼的。”




  二人一拍即合,聊开了。




  姑娘说:“我有喜欢的人了,我妈还要我来相亲,这不是出来祸害人大小伙子嘛!”




  蓝河一听:嚯!同道中人。




  他说:“彼此彼此。”




  聊着聊着,又聊到了喜欢的人身上。




  姑娘说:“我喜欢的人啊……游戏玩儿的特别好!”




  蓝河:“巧了,我也是!”




  姑娘说:“他的手很好看。”




  蓝河一听,嗯?他说:“巧了,我还是!”




  姑娘做西子捧心状,憧憬道:“他虽然有点儿烟瘾,但是不妨碍的双眼似星辰,肤白如凝脂,他……”




  蓝河一拍桌子:“巧了!我也是!”




  姑娘不耐烦:“什么你也是你也是啊?这是我喜欢的人。”




  蓝河笑道:“我也是啊!也长这样!”




  姑娘一说:“他是个男人。”




  蓝河正在和笔言飞发短信,汇报自己的相亲近况,此时说道:她说她喜欢的人双眼似星辰,肤白如凝脂,我说我也是,她不信。




  笔言飞说:你问问她喜欢谁。




  蓝河遂问。




  姑娘说:“叶修啊!你玩儿游戏吗?你听过他的名字吗?他是我的老公!”




  蓝河拆台:“他还是很多人的老公。”




  姑娘说:“哼!”




  蓝河回笔言飞:问出来了,是叶修,你对此要发表什么感言?




  笔言飞总结道:你俩的滤镜是同一个义乌小商品市场批发来的吗?




  蓝河微笑,一气呵成的拉黑了他的战友。




  蓝河说:“我也玩儿荣耀啊。”




  姑娘说:“那你喜欢叶修吗!”




  蓝河说:“我喜欢黄少天,剑客玩儿的贼好,喜欢叶修,那是我们打荣耀的基本标配感情套餐,你知道什么是情怀吗?”




  姑娘说:“我知道啊!”




  姑娘是叶修的粉丝,与蓝河聊的很投机,二人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微信号,日后一起追星。




  蓝河某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意识到自己喜欢叶修。




  又在这个万里无云的晚上,给每个玩荣耀的粉丝都颁发了‘荣耀粉基本标配情怀套餐A',以此证明自己喜欢叶修,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他坐在杭州湖滨银泰一楼,过了马路,买了一杯星巴克,找了根凳子坐下。




  此时,他的位置距离知味观有400米,距离兴欣网吧有450米。




  蓝河翻出手机,笔言飞正在QQ上问他:你去找叶神了吗?




  他没回,笔言飞这个哪儿哪儿的瓜都要吃一口的酷爱吃瓜人员,好兄弟的瓜吃的当之无愧,义不容辞,首当其冲,等等。




  所以,蓝河不回他,他立刻微信电话打了过来。




  “老蓝,上啊!”




  蓝河捧着星巴克,喝了一口,说道:“我看看形势。”




  笔言飞说:“我看形势一片大好,适合农村包围城市,星星之火燎原。”




  蓝河说:“再看看。”




  笔言飞评价:“怂!”




  “你是许博远,又不是许大禹,玩儿什么三过家门而不入的一套啊!”




  蓝河纠正他:“错,这不是我家。也许未来可能是我家。”




  “你这样,这辈子都没戏,你怎么这么怂?”




  蓝河怂也怂的坦荡荡:“不是怂,是战略相持。”




  笔言飞说:“得了吧,人大神还能记得你不?”




  他说这句,戳到蓝河痛处,小年轻眉头一皱,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反驳半句:“加了QQ的,怎么就不记得了。”




  笔言飞听罢,不屑道:他还加代练QQ呢!




  蓝河挂了电话,耳不听为净。




  他心道:我这次先迈出一小步,先进去开一台电脑上上网。




  至少比干站在外面晒太阳强。




  杭州的二月,寒风凌冽,湿润如细针一般的空气密密麻麻扎在他的脸上。




  他的皮肤很白,没过多久,脸上就开始冻得泛红。




  蓝河一口气喝完了星巴克,站起来,决定迈出自己的一小步,紧接着替全人类迈出一大步。




  他在走向叶修之前,曾创下在仁和路(兴欣网吧所在的马路)微信运动走四万步没走进网吧里的世界纪录,蓝河自认为自己已经为走向叶修做了不少努力,笔言飞继续点评:原地踏步。




  遂揍之。




  他这次回杭州,决定去网吧里坐一坐。




  仁和路位于湖滨银泰边上,左拐直走就能走到西湖,右拐就能走进网吧。




  蓝河进去之前便这么想的,告白成功了就在网吧打一天游戏,告白失败了就跳西湖。




  他自娱自乐了一会儿,心情没这么紧张了,手心捏了一把汗,深呼吸了四五次,终于硬着头皮、如临大敌一般走进了网吧。




  蓝河心道:我说想你,不是我今天想你,是因为我今天憋不住了。




  他藏着掖着两年,大坝决堤,感情就溢了出来,无论如何也要通知一下另一位当事人叶修。




  男人喜欢男人,这是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




  蓝河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恰好把它惊世骇俗的特点给遗忘了,光记得一件事:从现在开始,我就在过倒计时了。




  这是他总结出来的爱情观。




  但凡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他的时间就不是往前走,而是往终点倒数。




  每过一天,他就离死亡更近一天,同时也失去了24小时内的叶修。




  蓝河自诩理论知识充足的恋爱专家,苦心钻研了这个课题两年,钻研出来了一些心得:喜欢一个人,就得马不停蹄的去见他。




  不过由于自己怂,拉不下面子,每次‘马不停蹄’到门口之后‘马就停蹄’了。




  两年过后,该恋爱专家意识到自己失去获得叶修17520小时,1051200分钟,63072000秒,这是一件大事,使他不顾一切,破釜沉舟的来到这里。




  前台的阿宁问道:“上机吗?”




  蓝河点点头,阿宁伸手:“办会员卡吗,五十起充,今天充还送荣耀十二周年纪念杯。”




  阿宁指了指前台桌上摆放的纪念杯,继续说:“充1000送兴欣战队签名,那边有手办店和纪念品店,是荣耀粉吗?”




  蓝河又点头。




  阿宁一指小黑板,上头用荧光笔写着:荣耀JJC胜率80%以上打七折,90%以上打五折。




  蓝桥春雪的JJC胜率不高不低,但是作为蓝溪阁的五大高手,百分之九十肯定有。




  只不过这时候拿出来,岂不就是立刻掉马,蓝河不得已放弃了打五折的优惠。




  蓝河在网吧里看了一圈,阿宁一看,见怪不怪:“来看叶修的吧?”




  蓝河前思后想,摸了摸鼻子,悻悻然问道:“高手,你怎么看出来的。”




  阿宁撑着下巴,很具有高手风范的说道:“瞧你那样儿,咱们这网吧你没注意到嘛?”




  蓝河环顾四周,虚心请教:“高手兄指教。”




  阿宁遂指教:“阴盛阳衰,全是妹子。”




  蓝河经由指点,再一看,果然是这么个情况。




  阿宁说:“虽然男生也多,但是招架不住妹子更多,咱们队自从拿了冠军之后,慕名而来参观叶神的太多了,你今天算是来的比较早,还有位置,要不然你就进不来了。”




  蓝河唏嘘:“压力很大啊。”




  阿宁说:“你也是叶神粉丝啊?”




  蓝河打了个马虎眼,说道:“那叶神平时来吗?”




  阿宁:“不来,一般都在战队呆着呢,你看这样,来了之后还不得被粉丝给淹没。”




  她嘀咕:“最近又是什么情人节,过年了不回家,都在网吧里准备通宵呢,我说你通宵也见不着人家啊……”




  他却是没听进去,找到了c区42号的位置,坐下来打开电脑。




  蓝河心道:没来啊。




  他难免有些失落,这好比精心准备了一晚上的零食去郊游,到了早上起来发现下雨,这股心酸惆怅的滋味儿不是一般人能受得起的。




  电脑上是荣耀开机的界面,蓝河没上蓝桥春雪的账号卡,而是登录了一张百八十年都没用的绝色账号。




  这号还挂在兴欣的公会,上面的称呼不知道又被谁给改成了保姆。




  蓝河一拍桌子,心道:我靠!怎么又这个名儿!




  他操控着绝色也没什么事儿,只能偷偷地做任务,偷偷地把这个账号升级到了五十级,此时天色渐暗,蓝河的余额已经使用完毕,他关了电脑,决定再去湖滨银泰转一转。




  蓝河对逛街的兴趣不大,更多的时间喜欢泡在荣耀里面截图。




  他在这里面也比较容易碰见君莫笑,几率很小,但以前频率很高。




  对方杀回职业圈之后,这点频率也没了。




  他总没有什么识别叶修的雷达,哪儿能次次都碰见大神。




  况且,他们现在的交流实在太少了,蓝河每回打开聊天界面,犹豫了半小时,也什么都发不出去。




  叶修又是一个不爱在聊天软件上磨蹭的人,很少使用现代化的通讯工具,早之前他还跟笔言飞热烈讨论过,叶修跟人通信是不是使用的飞鸽传书。




  此时,他正在银泰一个名叫IN77的地方闲逛。




  晚上时,市中心便更热闹了一些,IN77B区人满为患,蓝河买了盒芥末味的章鱼小丸子,一边吃一边往前挤。




  这么一挤,挤出问题来了。




  他的章鱼小丸子没端稳,直接飞到了边上人的手上。




  蓝河连忙道:“不好意思!”




  他伸手去擦,发现这是一双很好看的手。




  那人道:“没关系,就当你请我吃了。”




  他倒也不嫌弃,捏在手里的小丸子一瞬间就进了嘴里。




  蓝河抬头往上一看,正看到叶修的脸。




  对方吃着章鱼小丸子,右边的脸颊鼓起来一块,嚼了一会儿,估计没想到丸子里是芥末,眉头拧巴在一起,蓝河的滤镜恐怕要厚出天际,他在一片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自带了背景模糊功能,见叶修这模样,觉得可爱极了。




  他脑袋当机一下,没反应过来,伸出手放在人最下,很诚恳很迷茫的建议道:“要不你吐出来。”




  叶修挑眉。




  他当然不能吐出来,叶修咽下去之后,说:“你玩儿荣耀的?”




  蓝河点头。




  “看出来了。”叶修压了压帽子:“我打扮成这样也能认出来。”




  蓝河退后一步,发现对方眼睛帽子围巾口罩,如此一番遮掩。




  叶修又说:“有纸吗?”




  蓝河老老实实的掏出纸,叶修接过,在自己手上擦了擦。




  擦完之后,他问道:“要我签名?”




  蓝河摇头。




  叶修摆摆手:“成,那我走了。”




  他这时,鬼使神差,拉住了他。




  叶修的胳膊被拽住,蓝河开口:“我送你回去吧。”




  蓝河执意要送他回去。




  叶修赞其毅力可嘉,遂答应。




  他是个自我放逐性格很严重的人,往往一件事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八,还有百分之二就成功,但是隔壁家他为爱吃的泡面特意煮的热水开了,他就会放弃这个百分之九十八,转而去吃泡面。




  一个自我放逐很严重的人,这辈子唯一对打游戏很执着。




  叶修于是开始放逐自我,蓝河说送他回家,他就这么走回家了。




  途中,蓝河想:不怕我是极端粉丝吗。




  叶修看出他这一点,说道:我都没怕,你怕什么。




  蓝河就送他回家了。




  一路上,二人无话,临走时,蓝河说:“你明天几点上班?”




  叶修说:“八点。”




  蓝河说:“那我还能来送你上班吗。”




  小同志想法和要求很清奇,叶修道:“你起得来就来吧。”




  因此,蓝河第二天准时准点的出现在叶修家门口,还带了早餐,出门之前,穿上了自认为最帅的一套衣服,破洞牛仔裤挽了四个圈,寒风腊月,不嫌冻得慌 。




  几天下来,苏沐橙忍不住问道:“那人谁啊?”




  叶修摘了耳机:“嗯?”




  “天天给你买早饭送你上班的。”




  叶修:“路上碰见的粉丝。”




  苏沐橙说:“我觉得长得挺帅的。”




  叶修呵呵一声:“是啊。”




  苏沐橙:“他干嘛对你这么殷勤?”




  叶修喝了口茶:“不知道。”




  方锐眨了下眼睛:“无事献殷勤,非常喜欢你呗。”




  苏沐橙撑着下巴,又在门口看了几眼。




  “哎,你不请人进来坐坐?”




  叶修放下茶杯:“你的提议很好。”




  蓝河站在门口,走在上林苑的小区里面,没走多远,手机响了。




  他当是笔言飞发过来的骚扰短信,这人微博上看到点儿什么屁大的段子都要发过来跟他分享一下,这破段子他去年就看过了。




  可惜这一回,发消息来的是叶修。




  他电脑上登录的QQ,直接发给了蓝桥春雪:走远了没,要不要进来坐会儿。




  蓝河抓了把头发:叶神,你怎么认出来的?




  叶修高深莫测的回答:荣耀教科书的直觉,你当卧底当上瘾了啊?




  蓝河回答:不敢当不敢当。




  他转了个头,进了战队里坐了会儿。




  蓝河坐立难安,不到一会儿,便找个理由告辞了。




  叶修正吃着他带的粥,蓝河起身告辞,走到门口,苏沐橙小声说:“你说点儿什么,我觉得他有点拘束。”




  陈果目睹一切,评价道:“何止拘束,感觉走出去就要跳西湖了。”




  莫凡问:“为什么?”




  方锐乐呵一声:“看我干嘛,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暗恋过别人。”




  叶修于是顺从民意,走出门,跟蓝河说了一句。




  “走了?”




  蓝河掉了马,面子上很挂不住,连忙道:“走了,不麻烦叶神了。”




  叶修问他:“你的粥是哪家店买的?”




  “自己做的。”




  “哦。”叶修说:“你明天还来吗。”




  蓝河抬头看他:“来、来干嘛?”




  “送我上班啊。”叶修说:“做人要学会持之以恒,别学人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叶修说这话的时候,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领子那儿翻了几圈下来,他的头发又长了些,细细碎碎的戳到了毛衣。




  这个人,皮肤很白,说话也直白,站在那里,一双眼睛深沉的很,眼珠子如同打翻的墨汁。




  蓝河一下子说不出什么话,叶修说:“走吧,今天我送你。”




  他正在放春假,叶修说要送他,也不知道要把他送到哪里去,总不能是遣送回广州,他的家就在这里。




  绕到西湖的时候是早上,四月份不少人来宝石山踏青,从北山路上去有一个道观,下来是西湖博物馆,蓝河这会儿就站在西湖博物馆前面。




  原先叶修说送他回家,他家在南山路上面,自己住的单身公寓在上城区的环城北路,走回去得一两个小时,坐地铁能赶上早高峰,和叶修这种公众人物一块儿,压力很大,并且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




  于是蓝河提出爬山。




  叶修跟他往山上走了一段,体力条清零,二人坐在山顶,从这里望下去,整一片西湖尽收眼底。




  “怎么来杭州偷偷摸摸的,提前跟我打个招呼好吃饭啊。”




  蓝河拧开瓶盖灌了一口:“怕你把我给忘了,我要这么不识趣打招呼……吃亏是小,面子事大。”




  叶修笑了一声:“合着你就打算这么一直带饭送早餐啊。”




  蓝河脸有些发烫:“不然怎么办,叶神难道另有高招吗。”




  叶修坐直了身体,决心身体力行的教蓝河几招。




  蓝河一看,荣耀职业圈大神中的大神要教他怎么把妹,顿时虚心请教:“叶神请说。”




  叶修淡定的租了一艘小船,请蓝河上去坐坐。




  蓝河有些怕水,上船的时候整个人跟着船晃荡了一圈,叫叶修扶了一把。




  他身上是毛衣洗干净之后的肥皂香,清爽的很,这么一抱,叫蓝河颇有些不好意思,又是道歉又是点头,摸了摸鼻子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这位荣耀职业圈大神把妹的招也没高明到哪里去,船家问道:“去哪儿啊,一会儿还回来不!”




  蓝河回答:“不用了,直接去楼外楼。”




  他转过头,说道:“我对划船这件事情有心理阴影,小时候我妈带我来划过,那时候西湖还不长这样,这是新西湖,旧西湖的船还有自己划的,我妈一边划我一边吐,划船八十,赔款五百。”




  叶修听他分享,蓝河是个很健谈的人,他就这么听着,偶尔点点头,听到好笑的时候笑一声,蓝河说到兴起,手脚并用,为叶修描述当时那个惨烈的场景。




  这艘小船晃到了断桥的时候,蓝河不负众望的讲吐了。




  叶修扶着他:“你少讲点儿吧。”




  蓝河:“不行,你走开,我想吐。”




  “晕船就跟我说呗,硬撑着上来图什么。”




  蓝河迷迷糊糊,心里想道:图什么,还不是图你是叶修。




  叶修说:“还有四百米就到了。”




  蓝河说:“你怎么知道,你测过吗?”




  叶修说:“目测。”




  蓝河说:“你有近视吗,叶神?”




  叶修:“目测没有。”




  小船划了四百五十米,果真到了楼外楼。




  蓝河下船的时候,腿已经软的走不动路。




  叶修的招也不高,划完了船只剩下了一招,买奶茶。




  两人使用的招数都是初中那年道听途说来的,除了带早餐送奶茶,似乎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蓝河喝着奶茶,觉得此事很好笑,他坐在长凳上忍不住哈哈大笑。




  叶修说:“笑什么。”




  蓝河一边笑一边说:“没什么,想笑。”




  他喝着奶茶,跟叶修并肩坐着,说了很长一段话:“我在这里长大,地上的石头,湖里的鱼,冬天的风,我从来没觉得它们有什么特别。”




  情人节这天,西湖的初雪姗姗来迟。




  蓝河没打伞,继续说:“现在下的雪,它在我过去的二十多年里,每一年都要下一场,所有的雪都是这样,先从云上飘下来,然后落到我的肩膀上,最后化掉。”




  “但是今天就不一样,你坐在这里,如果杭州明年再下一场初雪,我就会想起你,那这场雪对我的意义是不一样的。它和我所见过的二十几年的雪都不一样了。”




  “如果我要爱上什么人,就要冒着掉眼泪的危险,因为他可能有两种选择,其中一种风险很大。”




  蓝河捏着杯子,有些不好意思道:“叶神,发表一下你的高见。”




  叶修什么都没说。




  他不说话时,目光落在了百米开外的湖心,整个人沉静的像一副静态画卷,跟水一样,包容万物,翻不起波澜。




  一个人的心如果是宽容的,他势必不会让身边的任何人感到痛苦。




  他站在高处,才能俯察低处。在思想上洞悉深刻,才对万物有情。书里用‘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来形容这个性格的人,他的温柔这时候就成了锋利的刀刃,让人千疮百孔也不肯回头将就别人。




  这个人的心如果是温柔的,他势必总结不出什么高见。




  蓝河等了会儿,不自然的捏了下手指:“我让你为难了。”




  他后来想了想,这件事的本质问题是出在顺序上面,告白应该是吹响胜利的号角,而不是打响战争的口号。




  蓝河站起来要走,叶修开口:“你现在要是走了我才为难。”




  他这么不上不下的站着,一时摸不透叶修的想法。




  “坐下吧,我得好好考虑一下,你这个小孩儿怎么一上来就丢难题给我。”




  蓝河连忙坐下:“我这是缓刑啦?”




  他紧张的看着叶修:“叶神,我得知道这是死缓还是减刑,别思考个半天之后,还是判我出局。”




  叶修在椅子上坐了会儿,这场雪越下越大,到了中午的时候,从小雪变成了苍茫的大雪。




  蓝河说:“在坐下去,我们就白头了。”




  叶修说:“坐着吧,你带伞了吗。”




  蓝河谨慎的摇了摇头。




  “你看,天意要我们白头。”




  他说这话的时候,蓝河的心脏骤然一紧。




  叶修慢吞吞的说:“天意不可违,看来我们得顺从天意。”




  蓝河紧紧的盯着他,好似盯着自己的钱包。




  叶修在顺从天意抱他的时候,蓝河死死抓着他的衣袖,十指关节冻得通红。




  叶修乐道:“想什么呢,抓的这么紧,我一向说话算数,不跑。”




  蓝河开口:“我的欲望。”




  叶修挑着眉看他。




  蓝河将头埋在他的颈窝里。




  “我的欲望是一颗种子,我把它种在这里,它在你心里发了芽,从此你就成了我的欲望。”






END




好像没什么后记想写的哈哈哈,就还是大家开开心心,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我的白开水叙事方式又上线了orz


文里面有几个出处是来自互联网,犹怜草木青的前文注释,‘无事献殷勤非常喜欢你’,我说想你是因为今天憋不住,下雪的比喻是改自小王子里面的驯养的意义!

评论

热度(2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