鸦鸦

不会口吐莲花
(爬墙见证史)

【叶蓝】今天也为隔壁操碎了心

我社保!!!尖叫!!

空:

投喂 @懒熊 


cece走外链,总觉得比起ce更像相声,有点绝望








故事是由一条狗引发的。




只要我家的狗主动,我和邻居就会有故事。资深独居宅男蓝河顶着一张绝望脸如是说。




他其实怪不好意思的。短短一周时间,自家名叫春雪的小柯基已经跑到隔壁邻居家三次了。第一次邻居按照狗子挂牌上的号码拨打了他的电话,第二次敲开他家的门亲自送了回来,这次似乎已经习惯了,放任狗子蹭吃蹭喝住了大半天。蓝河下班才看到邻居发过来的短信,让他别急,回家了记得来提狗。




“真的不好意思,叶先生,我家的狗比较皮。”蓝河抱着狗一脸尴尬。




都说宠物随主人,蓝河自认算得上稳当,自家狗子却丝毫不给他面子,不仅在自己家皮,还把别人家当成自己家一样皮。蓝河进门就看到邻居家的新椅子腿儿被啃得豁了好几块,桌子上的桌布被扯在地上,沙发上的枕头也都乱七八糟地横尸客厅。




关键还欺负了人家自己养的猫,把猫粮吃光了,还一屁股坐扁了毛线球。蓝河把柯基抱起来时它嘴边还挂着逗猫棒的黑色羽毛,狗子嚼吧嚼吧一脸满足,蓝河看向瘫在沙发上一脸生无可恋的邻居再次诚恳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会补偿的。”




“没事儿,”邻居边噼里啪啦怼键盘边回复:“都是邻居不用客气,叫叶修就行。”




蓝河更不好意思了。他小心翼翼地扫视了一圈,发现客厅和厨房还很空旷,看起来有种难以言说的荒凉感。他知道叶修搬过来没多久,可这也太不像过日子的人了吧?




“我帮你打扫一下吧。”蓝河提议。




“啊?”叶修怼键盘的手停顿了一下,歪过头思考几秒钟:“也行。”




蓝河立刻转身出门,把自家柯基扔回笼子里关禁闭又光速赶回来。叶修看他打扫,自己也不太好意思闲着,蓝河给他挪出一块地方,两人一边打扫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然后蓝河就在厨房被溅了一脸的水。




“我不知道水这么猛,不好意思。”叶修挠头。




“哈哈没事的。”蓝河擦擦脸,然后摔了个四脚朝天。用手一撑发现地上都是水,抬头就看到叶修拿着湿淋淋的拖把一脸无辜。




“……”蓝河心情复杂。




叶修伸手拉他起来,蓝河自己手湿没搭他的手,爬起来用抹布擦了擦。两人正准备去客厅整理桌子,头顶的灯忽然啪地关了。




“诶,怎么回事儿?”叶修懵逼。




“跳闸了吗?”蓝河警觉,跑门口跺了一脚,声控灯是亮的,“没跳闸,小区也没通知要断电啊。”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懵了一会儿,蓝河手机屏幕的白光阴森森地打在他俩脸上,配上叶修家那只奶牛猫闪闪发光的绿色眼睛,气氛一瞬间诡异得不行。




“我想起来了!”叶修说,“我忘交电费了。”




蓝河:“……现在去交也来不及了啊,凑合一晚上明天赶紧去交吧。”




“没事,洗个澡去网咖包夜。”叶修风轻云淡脸,“蓝河你家有手电筒吗?能不能借我用一下。”




“有,不过没电了。”




“电池在抽屉里,你照着我来找。”




叶修说着就去扒拉抽屉,拉开的时候蓝河无意看到了他的身份证,叶秋,男,第二性别赫然写着Omega。








蓝河回到自己家总觉得不安。叶修一个Omega,大晚上的自己这么出去也太不安全了。网吧空间小人流量大,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看叶修这人不怎么会做家务,平时也没什么人来拜访,真出事了找谁去?




而且这人也没啥戒心,再怎么说自己也是陌生人,这么轻易就放进自己家也丝毫不怀疑。而且蓝河对外身份是Alpha,一个单身A这么放进家里,万一有什么突发情况呢?




蓝河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害怕。这O心也太大了,没人教他生理常识吗?






门铃突然响了起来,蓝河打开门,叶修穿着之前干活时那套宽松的居家服,是过来还手电的。




“谢了。”叶修叹气,“能给我家猫点水喝吗?也停水了。”




“没问题。唉那个……等一下。”蓝河叫道,“要不你睡我家吧,还能洗个澡,网吧挺远的,我家有多余的床,想玩什么游戏都有。”




“这么全面啊,”叶修眨眨眼,蓝河潜意识里觉得这人是被游戏勾引了,“那就麻烦了。”




蓝河长舒了一口气。




当晚蓝河和叶修组队,第一次感受到了真正的虐菜。两人配合着去干翻了蓝河对头家的老窝,激动得蓝河恨不能去切断叶修家电线让他天天住自己家。




两人在游戏里醉生梦死到半夜,叶修突然在身上摸了一会儿,问蓝河:“抽烟吗?”




蓝河摇头。叶修点点头没说什么,把口袋里的东西放回去了。




抽烟对Omega身体不好。蓝河想了一会儿,还是没说出口。








可能是游戏拉近了男人之间的感情,那一夜以后两人熟了许多。蓝河不爱吃外卖,周六周日做了好吃的会端叶修一份,后来干脆直接让他来自己家吃。叶修也不拒绝,大大方方就来了,饭后两人一起打游戏,猫狗扔到叶修家随便拆迁,反正空巢老叶也没什么可拆的,拆完了还有家务全能蓝河收拾。




这周不知道叶修怎么了,居然自己在家开了火。蓝河头天晚上通宵打游戏,睡到快十一点钟才迷迷糊糊醒过来,叶修正狂按他的门铃。




“干嘛?”蓝河揉眼。




“你家有葱没?”叶修拎着菜刀说。




“天塌下来了?你居然下厨了!”蓝河震惊。




“葱葱葱。”叶修挥舞菜刀。




“小心点儿,菜刀不是你这么握的。”蓝河说着还是跑去冰箱里翻了两棵葱。




没几分钟叶修又开始按门铃。蓝河正刷牙,满嘴泡沫地去开门。




“有盐吗?”




“有。”




“等等别走,菜谱上写放适量,适量是多少?”




蓝河愣了一下,顺手拿了个小勺子比划:“大概小半勺。”




叶修把勺子也拿走了。




过了一会儿叶修又开始按门铃。蓝河正换衣服,穿着裤衩怒气冲冲:“还要什么?一次说清楚。”




门外叶修顶着一张抹了黑灰的脸欲言又止,蓝河看到他焦黑的铲子和上面粘着的不明黑色物体,仔细嗅嗅还能闻到烟味儿,亏得楼道里的烟雾报警器没那么灵敏。




“我觉得你需要我。”蓝河一脸英勇。




叶修肃然起敬,蓝河错觉他那双自带嘲讽的眼睛都有向上扬起的弧度。受到眼神鼓舞的蓝河大显身手,利用有限的材料和装备做出了四菜一汤,顺带又做了个甜品。




他在心里暗戳戳期待了一下叶修会留他一起吃,结果对方还是那张懒洋洋的脸,说了声谢谢就没了。




蓝河僵了几秒钟,笑容凝固在脸上。好吧,他想,无所谓。




结果从叶修家出去的时候迎面遇上了一个长发飘飘的大美人。














美人,绝对的美人。蓝河还穿着大裤衩,头发也没梳,迎面撞上这么个光彩照人的大美人,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回自己家。




他走得急,偏偏对方居然挡在了他的面前:“你是……”




“来了?”叶修从蓝河身后伸出个脑袋。




“来了。”那女孩笑笑,视线还粘在蓝河身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不知怎么,才一两句话,蓝河就敏锐地感觉到了这两人之间的默契。他脑子里轰隆一声,后背蔓延出一片寒意。




叶修拍了拍他的肩膀,似乎想说什么,蓝河不知自己哪来的脾气啪地打开那只手,几乎是逃回了自己的家。金属门哐当一声重重摔上,他倚着门,只听到自己乱了节奏的心跳和厚重的呼吸声。




叶修从来没说过自己单身吧。






“他怎么了?感觉被吓到了。”苏沐橙在玄关放下拎着的东西,弯腰去换拖鞋。




叶修蹙着眉毛有点无奈:“可能是因为没穿好衣服,害羞了。”




苏沐橙睁大了眼睛:“他在你跟前怎么不害羞?咦,这双拖鞋是他的吗?”




“是啊,他家也有我的拖鞋。”




“四舍五入你俩都同居了。”苏沐橙吐吐舌头,“这一桌子菜是他做的呀?”




“我做菜什么水平你还不清楚吗。”




“那你还不叫他来吃饭。”苏沐橙了然,想了想又说:“我去吧。”








蓝河又听到了熟悉的门铃声。




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是谁,他烦躁地揉了揉头发,完全没有过去开门的欲望。可按门铃的人坚持不懈,叮叮咚咚折腾了好几分钟,蓝河被磨得没脾气,拖沓着拖鞋顶着一张黑化严重的脸去开门。




难怪叶修一大早就亲自下厨啊,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朋友,谁能不宠着呢。这顿饭就当我蓝河两肋插刀讲兄弟义气,当一回神助攻,报答你当初喂我家柯基的猫粮了。




他向来是个洒脱的人,这回却怎么也开解不了自己,最郁闷的是他还没搞清楚为什么要开解自己。从客厅到门口短短几步路,硬是走出了西天取经的苦大仇深来。




蓝河顶着一张纠结脸开了门,正准备吼两句,“叶”字还没出口就看到那个大美人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一口气措不及防吞回喉咙,整张脸痘呛红了。




“你好呀,蓝河,”苏沐橙抿着嘴,眼睛笑得弯弯的,“我哥叫你来吃饭。”




“……哥?”




“是呀,我们是兄妹。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收拾一下就过去。”想到之前的误会蓝河脸一红。这小姑娘只是笑,但浑身散发出一种“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哦”的气息,简直像个小女巫。他心里莫名有一块石头落了地,可他自己都没意识到那块石头究竟是为什么出现的。






这一顿饭蓝河吃得莫名有些紧张,菜都不敢多吃,只对着离自己最近的炒青菜猛下筷子。苏沐橙坐在他对面慢悠悠地喝汤,只有叶修对餐桌上的气氛毫无察觉。




“小蓝,你不是不喜欢吃青菜吗?”




“还好,还好。”




“沐橙你饱了吗?吃这么少。”




“饱啦饱啦。叶修你给嫂……咳,蓝河哥夹点肉啊,肉都在你这边儿呢。”




“哦,难怪只吃菜,”叶修恍然大悟,“沐橙,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么,嫂……”




“我!吃饱了,”蓝河站起来,“我去刷碗。”




“别,你去沙发坐会儿呗,”叶修跟着站起来,“沐橙说想跟你说说话,你俩去坐着。”








蓝河在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




苏沐橙绷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小姑娘似乎挺喜欢笑的,看起来是从小就备受宠爱的类型。她坐在沙发上,叶修家那只软绵绵不爱搭理人的奶牛猫噌地扑到她的腿上,喵呜喵呜地撒着娇。




“吞日是我的猫,拜托我哥养一阵子。”她揉了揉猫咪的头,放轻了声音,听起来很是温柔。“我哥工作能力挺强,就是对自己不太上心,一开始我还蛮担心他自己住的。”




“你哥,确实挺不会照顾自己的。”蓝河点点头表示认同。本来他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性格,可他是个心软的人。一想到叶修是一个孤苦伶仃又不会照顾自己的Omega,他就老想照顾照顾他。更何况这个Omega的性格并不招人讨厌,谁规定Omega一定要会做家务的?




“幸好他遇到你了。”苏沐橙说。




等等,这是什么台词……蓝河恍然大悟,这听起来怎么像从韩剧里抠出来的对话???




“都是邻居,帮帮小忙而已,不用挂在心上的……”他脱口而出。




苏沐橙还是笑,笑容里透着看透一切的光。








下午蓝河回到家里,本想睡个午觉,躺在床上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有个毛病,特定场合下会说出完全跑偏的话来,其实和自己内心的想法完全不一样。




他是个Omega,对外宣称是Alpha,这么多年了也没人识破。一方面现在的保护措施比较好,另一方面他事事优秀,身心健康,跟电视剧里那些娇滴滴软趴趴一言不合就小拳拳捶你胸口的O不是一个路子。他把自己照顾得很好,还能腾出时间去照顾别人。不过腾出的那些时间,似乎都花在了叶修身上。




说起来叶修似乎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需要他,男人糙一点就糙一点,像蓝河这样的还是少数。可他还是把自己单方面提供的帮助照单全收,蓝河怎么折腾他家,怎么折腾他都毫无怨言。




蓝河这么想着,脑子里乱成一团。他又开始烦躁了,脖子后面有点痒,伸手抓的时候才想起来发情期似乎到了。他翻身下床去柜子里找抑制剂,叶修在这时又敲了门。




“小蓝,”叶修挠脖子,“有抑制剂没?我的刚刚用完了。”




“啊,正好。”蓝河顺手把自己的给了他一份,“两片就行,别吃多了。”




他正烦闷着,完全没有想到去问性别的事情。他忘记了自己对叶修说自己是A,也忘记了那次看到的第二性别填着O的身份证的姓名是叶秋而非叶修。




其实蓝河是个心细的人,难得的一次粗心就出了事。




“小蓝,你的抑制剂是不是过期了……”十几分钟后,电话那边叶修的声音听起来软绵绵的,“我觉得不太对劲儿。”









蓝河:“叶修你能不能让我少操点心!?”


叶修:“操心操心。”


蓝河:“靠!憋操了!”







评论

热度(616)